【国考答疑】应届毕业生才能报国考?这四类应届身份了解好!_就业_1

【国考答疑】应届毕业生才能报国考?这四类应届身份了解好!_就业
【国考答疑】应届毕业生才能报国考?这四类应届身份了解好! 小伙伴们好 进入6月、毕业季求职季火热开展 距离2022年国考也只剩最后5个多月的时间 很多应届小伙伴也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国考备考中 应届生身份在国考中的“吃香”程度人人皆知 今天图图就给大家介绍一下 国考应届毕业生范畴 一、2022年应届毕业生 小伙伴: “我要2022年7月才毕业,现在还没有拿到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的,可以报考今年的国家公务员考试吗?” 图图: 图图只想说,放心大胆地报!这个报考资格是妥妥的。 2021年10月启动的是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其中最“正儿八经”的应届毕业生指的就是2022年毕业的考生。因此职位表中无论是限定“2022年应届毕业生”还是“应届毕业生”,不用怀疑,你都是符合条件的! Q1:我已经签订三方协议了,还能以应届毕业生身份报考公务员么? 有同学以为三方协议签署,就等同于已就业;还有一些同学签了灵活就业协议、高校毕业生网签,现在网签系统和学信网实现同步联网,据说一旦网签成功,网页上会显示“非应届”…怎么办? 其实,毕业前签署的这些协议,和组织部、人社局对“应届生身份”认定无关,并不属于正式劳动合同,只是与企业签署的就业意向,即使签署,也不能等同于已就业。已签署就业协议但并未报到的,可和公司协商解约,明确到时候能够重新进行派遣即可。 Q2:三方协议还能不能签呢 ? 一般三方协议上会写明“考上公务员、研究生,三方协议自动失效”,到时候找学校开一份空白三方协议就可以。签署协议前,仔细观察三方协议上,是否有此类条款,如果没有,建议不要随便签,另外要看看是不是有解约金条款,有可能解约时需要赔偿用人单位。 二、2020、2021年未就业毕业生 国家统一招生的普通高校毕业生离校时和在择业期内(国家规定择业期为二年)未落实工作单位、其户口、档案、组织关系保留在原毕业学校,或保留在各级毕业生就业主管部门(毕业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各级人才交流服务机构和各级公共就业服务机构的毕业生,可按应届高校毕业生对待。 但是很多人还是被这个定义弄得晕头转向!简而言之,除了在你应届毕业那一年外,在两年的择业期内,如果你恰好没有落实工作(没有签订合同、缴纳保险),档案又保留在原学校或者是毕业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或者是人才市场(总之不在公司),那么,恭喜你,你还是可以按照应届毕业生来报考的! 注意事项: (1)如果要按照应届毕业生报考的话需要学校能够重新进行派遣,这一点需要自己联系学校进行确认; (2)即使有资格按应届毕业生报考了,那些明确限定要“2021年应届毕业生”的职位你还是不能报考,因为人家明确限定了只要当年的毕业生,但是,限定“应届毕业生”的职位你就可以报考啦! 三、留学回国人员 2019年1月1日至面试前取得国(境)外学位并完成教育部门学历认证的留学回国人员,未落实工作单位的,可以报考限应届毕业生报考职位。 留学回国人员报考的,除需提供《招考公告》和《招考简章》中规定的材料外,还应于面试前向招录机关提供学位和教育部门学历认证材料。学历认证由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负责。报考人员可登录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网站(http://www.cscse.edu.cn)查询认证的有关要求和程序。 四、服务基层四项目前无工作经历人员 服务基层四项目前无工作经历的人员,这类人员服务期满且考核合格后2年内,可以报考限应届毕业生报考职位。 以上就是国考应届生的身份确定 省考已经结束,下半年公务员一定上岸 以历年考情来看,距国考仅5个月左右的时间 再去掉假期周末,时间真的不宽裕了 快快关注图图,提前备考上岸~

名利双收!国足4战全胜拿到1200万全额奖金

名利双收!国足4战全胜拿到1200万全额奖金
6月16日凌晨,40强赛焦点战,国足3-1击败叙利亚,昂首挺进12强赛。在阿联酋,国足拿到了4连胜,圆满完成了任务。随着本场的胜利,国足也拿到60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加上之前拿到的600万元奖金,国足在最近的4场比赛中拿满了1200万元奖金。  国足40强赛小组赛,具体1200万奖金分配如下:赢关岛队100万元、赢马尔代夫队200万元、赢菲律宾队300万元、赢叙利亚队600万元,累计奖金1200万元。  (旺旺)

新鲜!贵州省科技厅竟然“求吐槽”

新鲜!贵州省科技厅竟然“求吐槽”
科技日报贵阳6月17日电 (记者何星辉 实习生周泓汛 张华)工作的烦恼向谁诉说?如果遇到的是科技创新“堵点”,欢迎向贵州省科技厅“吐槽吐槽”。17日,贵州省科技厅组织召开专题研讨会,并正式推出科技创新“堵点”征集活动。 当天参会的科研人员,主要来自贵州师范大学、贵州省材料产业技术研究院、遵义市农科院等几家省内高校和科研院所。说是研讨会,其实更像是“吐槽会”。有人“吐槽”下乡时“私车公用”报销难,有人困惑“政策的边界不好把握”,更有人怀疑“‘吐槽’到底管不管用”。讨论到激烈处,会场难免有点“火药味儿”。当然,一些所谓的“问题”,其实是科研人员对政策理解不到位所致。对此,贵州省科技厅一级巡视员林浩当场逐一“释疑”,他还为大家“打气”,鼓励大家提出问题“越具体越好”。 “征集创新‘堵点’并非我们一时兴起,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为科研人员‘松绑减负’……”贵州省科技厅政策法规与创新体系建设处处长陈财慧开门见山地说。 这一点,参会的遵义市农科院研究员余常水最有发言权。早在几年前,余常水就成功研发了“遵辣”系列辣椒新品种,但因是职务成果,被“雪藏”多年。了解到情况后,贵州省科技厅鼓励遵义市农科院探索赋予科研人员职务成果长期使用权和所有权。这样,在按有关规定履行审批程序后,科研人员就可以自行开展成果转化。余常水因此获利百万元,实现了“名利双收”。 林浩表示,近年来,贵州在推动创新政策落地兑现、赋予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更大自主权等方面进行了大胆探索,取得了一些经验。“但在深入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些科技创新‘堵点’让科研人员有所担心和顾虑,不敢甩开膀子放心干。” 为此,贵州省科技厅通过官方网站公开征集科技创新“堵点”,并专门成立了工作组。届时,贵州省科技厅将会同省委组织部、省纪委等相关部门,对征集到的“堵点”进行梳理和“把脉”,力争在为科研人员答疑解惑的同时,解决一批问题,形成一批案例。 在科技创新方面,贵州持续加大体制机制改革力度。多年来,贵州几乎每年都推出领先全国的改革举措,极大激发了科技创新的内生动力,也让贵州实现了洼地起跳,走出了一条颇具特色的差异化创新之路。